当前位置: 主页 > 中部 > 要闻 >

租房千万条,e签宝用电子签名做到安全第一条

2020-03-09 12:06 消息来源:未知
 01
  疫情差点让来自湖北武汉的小张失去在上海的牺身之所。小张在新年之前回了老家一趟见了女朋友,由于在餐饮业工作,在武汉封城之前,他就飞回了上海。
  到达上海之后,由于疫情严重,小张自觉在酒店隔离14天,才返回自己与两个室友合租的公寓。才到住处,小张傻了眼:自己的东西全部被堆在门口,房间被锁,而室友在房间内闭门不出,只和他用微信交流。
  小张得知,房东和室友协商后觉得小张从武汉回来可能会带来感染风险,不愿意他继续住在这里。房东想要退还押金和剩余的房租,请小张带上个人用品尽快搬走。
  小张很难接受,他已经自觉隔离14天,目前体温体征正常,如果房东要他这时候搬走,不仅违约,更是明晃晃的歧视,房东需要承担他临时搬走的损失。然而,房东表示退还押金就是补偿,必须考虑其他租客的感受。
  小张焦急得冒汗,只好打电话给向居委会求助。居委会来到现场后了解情到,房间押金不足以抵偿小张在疫情期间重新找到房间的成本,所以小张不能接受解除合同。并且,这次搬离是由小张的室友提议,根本原因是潜在的健康风险。
  经过居委会工作人员调解,房东和室友提出让小张在房间内自我隔离10天,餐饮、垃圾由室友帮助解决,所有人在室内均需要佩戴口罩。但小张对这个结果也并不满意,“如果是可以拿到补偿,马上租到房子,谁想24天独自隔离?”小张的确已经有了健康码,房东和室友不让进他租住的房间,侵犯了他的权益。可疫情期间的仲裁诉讼取证十分不便,缺乏法律知识他无法按照提供处理纠纷的材料,只能无奈让步。
  02
  “经过这次疫情,我真的想买房了”,来自南京的小余苦笑着说。
  这位来自南京的年轻姑娘在静安区租着一套月租12000高档公寓,她自己也是多套Air Bnb的管理者,平时收入颇丰。但在年初疫情爆发后她就回到了老家,和父母住在郊区避“疫”,自己的短租公寓生意也交给了合伙人打理。
  和家人同住期间,在父母的劝说下,小余决定在南京开拓新的事业机会,“上海疫情实在太严重了,我准备在南京换一份文化传播类的工作,短租Air Bnb不好做了”。
  这样的计划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阻碍:小余在静安租住的公寓还有5个月才到期,而且她已经按季度提前预付了2个月的租金,且在租房时小余也向房东交了一个月的押金。换而言之,除了房子里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以外,小余还有共计36000元的房租及押金在房东手上,退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按照合同,在房客单方面要求解约的情况下,房东应该没收押金,退还剩余天数的预付房租。但在小余联系了房东后,房东以小余本人不在上海无法解除合同为理由,拒不退还预付的房租,也拒绝寄回小余的家具和个人用品。
  考虑到剩余租期较长,小余提出另一个方案:修改合同,退还押金和半个月的预付租金。可房东强势拒绝继续和小余协商。无奈之下,小余提出暂时放弃自己已经缴纳的房租和押金,甚至是还在出租房里的生活用品,直接在法院网上排号,走法律程序解决,因为疫情理应列入合同中列出的“特殊情况”和“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失应该由双方共同承担。
  房东在该小区有多套房出租,怕影响自己其他公寓的出租情况,松口同意小余的方案。于是小余咨询了法律工作者修改原有合同,还请了在沪的朋友帮忙打印修改合同后给房东签字,扫描传真,花了不少力气才成功要回了自己的押金和部分预付房租。
  当问起小余对这次退租的看法时,她叹息“都是没办法的办法,疫情在的时候做什么都不方便”。疫情之下,个人租户和房东之间的摩擦纠纷比往常更甚,口头协商难以达成共识,最后还是需要正式的合同来约束双方。
  03
  对于另一些长租公寓来说,调解的压力则落到了第三方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上。小章是杭州一家物业管理的顾问,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他的工作量暴涨,每天电话不停,焦头烂额。在电话里他抱怨说:“因为疫情,许多湖北籍和温州籍租客都没办法及时返杭,都要求租金减免,来回解除合同、签补偿协议都够我们受的。”
  “基本上我们争取到的减免优惠是10-15天,或者疫情结束后减免再长一点,有些租客觉得不够”小章说,“很多非疫区的租客也要求减免,因为返乡计划被疫情耽误了,小区设施之前也没有营业,我们也要帮这部分租客去协调”。
  但是,如果业主不同意租客提出的减免方案,那么小章作为服务业主的顾问只能请不满现有提议的租客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不过据他透露,截至采访时,还没有业主选择这样来解决问题。“大部分没解决的纠纷都还在继续协商协调中”,小章说。
  对于物业管理公司来说,手段会比个人业主灵活一些。因为在同一小区物业管理公司有多处公寓正在出租,有些尚在空置,小章和他的同时可能向现在租住的公寓减免措施不满的租客提出换房。“手续麻烦,一般是先和现在的业主房东解除合同,当然押金就没收了作为违约金”,小章解释道,“然后再和有房间空置的业主房东重新签订合同,新的房东会给更大的减免政策,总体来说对双方还是划算的,只是我们工作量太大了”。
  尽管物业管理公司努力协调业主和房客之间的诉求,但在合同的解除、签署还有补充协议的添加都让小章这样的工作人员不堪重负。当房客不能及时返杭,小章需要负责代理合同的更改,沟通成本直线上升。
  04
  疫情期间,全国各地很多租户、房东都遇上了不同困扰。从这几位在异乡奋斗、生活的年轻人的经历来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大伙都感受到了因为租房需要而产生不菲的沟通成本。而纠纷产生时,个人权益难以得到维护。
  在物业公司工作的小章面临了房客要求租金优惠和换房的压力而合同的解除,变更,重新签订纸质合同之繁琐,无疑增加了他的工作量和所在公司周转的压力。而像小余、小张这样的租客面临着因为异地难以修改、签署纸质合同,或者寻找维权的证据材料的困境。
  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并非难事。绝大部分人都有在用支付宝,打开支付宝,搜索e签宝,即可进入e签宝电子合同小程序,包括租房合同、家政服务合同、借款合同在内的等多种合同,都可以进行方便快捷的签署。
  e签宝作为服务超过437万企业用户、2.1亿个人用户的电子签名服务平台,提供电子签名、数据存证、电子合同、法律服务等服务,能够让广大疫情中的房东和租客简单便捷地调整、签署合同,大大提升了文件签署效率。而现出台的扫脸实名认证服务安全且方便快捷,保证签署的合同合法有效。
  e签宝可以帮助小余线上重新发起合同,无需拜托友人来回奔波,帮助小章就职的物业管理公司顾问节约成本,让异地无法返杭的租客快速解除合同和换房、要求优惠的租客迅捷地签订补充协议。而像小张这样面临退租困境的房客,则可以通过e签宝获得证据材料维护自己的权益。
  疫情之下,e签宝不仅可以减少人与人合同修改、签署时接触,有效降低感染风险,更如上所述,帮助广大房东和房客灵活改动、签订电子合同,助长经济活力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