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深度 汾酒这一年(六):亲历改革这一年 汾酒人经历了什么

2018-03-18 19:18 消息来源:未知

编者按: 在2018年的新年贺词上,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李克强总理在刚刚召开的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改革”一词出现97次,是历年最多的一次。

2017年,站在历史拐点的山西立下铮铮誓言,发展滞后,改革决不能落后,推动关键领域改革跻身全国第一方阵。在山西的改革抢位战中,汾酒集团以排头兵和强行军之姿打了漂亮一仗。历史性突破,值得铭记。

中国经济时报山西记者站由是推出《汾酒这一年》特别报道,共七篇,敬请关注。

1.jpg

作者:中国经济时报山西记者站

3月8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参加山西代表团讨论,全国人大代表、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作了题为《加强党建,深化改革,促进国有企业转型发展》的重点发言。这一消息将汾酒再次置于公众的聚光灯下,其背后不仅是汾酒改革所带来的销售、利润等数据指标的惊人增长,更重要的是汾酒人摒弃等、要、靠思想,快马加鞭闯难关,极大地激发和推动了干事创业的活力和信心。

改革的成功源于个体智慧和力量的聚集。作为长期关注山西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央驻晋媒体,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记录了汾酒人这一年经历的酸甜苦辣,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转型山西当前最急需的改革精神:解放思想、主动作为、敢闯敢试、勇于担当。

李秋喜:“不当董事长不重要,汾酒不能耽误”

全国两会期间,记者在山西代表团驻地再次见到了李秋喜,与一年前全国两会时的见面相比,李秋喜脸上的笑容多了。“那时刚签了责任状,有大概三个月的时间在失眠,我这个人以前睡眠一直很好,但是签了责任状,身上的担子和压力无限大。吃了两三个月的安眠药,天天半夜什么时候醒来就趴在桌子上,想改革应该从哪些方面突破,用谁来突破。”

2017年全国两会,记者在山西代表团驻地见到李秋喜时,他刚和山西省国资委签署了军令状,若是不能完成2017年酒类主业收入增长30%、利润增长25%的目标,就引咎辞职。媒体一片哗然将李秋喜和汾酒推向了风口浪尖之上,那时的他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1.jpg

1月3日,山西省企业家大会上,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入列山西省优秀企业表彰名单

从2009年掌舵汾酒集团开始,李秋喜就带领汾酒走上了复兴之路,企业发展驶入快车道。2016年,经历低谷期的白酒行业逐渐复苏,竞争对手竞相追赶,李秋喜深知自己的任务艰巨,若不能带领大家抓住这轮发展机遇,奋起直追,汾酒将难回白酒第一阵营。每位领航人都有各自的使命和职责。此时,李秋喜关于加速汾酒复兴的大计已经开始酝酿。

“当时我本人也想接受这份责任书的挑战,汾酒确实需要实现快速发展,没有退路可言。如果我没这个能力,就让给别人去干,我能不能当董事长不重要,但是汾酒不能耽误。”直到六月,汾酒改革开始明朗,李秋喜终于能睡着了,而“拼命三郎”的劲头未减反增,四天走访五家名酒企业,集结酒业股肱举办世界级酒博会;几乎没有节假日休息,顾不上吃饭,就在火车站候车大厅吃碗方便面。

有人说,李秋喜不仅是一个企业管理者,更是一名敢想敢做、智勇双全的企业家。“人要自我加压,必须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闯开一条血路,唯有改革才能找到出路。”李秋喜斩钉截铁地说。

常建伟:“对汾酒的感情无法替代”

组阁聘任制被视为汾酒市场化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起点。李秋喜签订《经营目标考核责任书》后的第一件事,是“加冕”汾酒集团董事、党委委员、股份公司总经理常建伟为汾酒销售公司法人、书记和执行董事,汾酒的产供销体系进一步理顺。“60后”常建伟是一名汾酒子弟兵,从22岁进入汾酒厂至今,将30余年的青春全部奉献给了汾酒。正是怀着对汾酒的责任心和深厚感情,在众人瞩目下,常建伟勇于挑起了这份重担。

回想起签订责任状时的情形,常建伟用沉重形容自己的心情。“既是荣幸,也是责任和压力,签完就失眠了。当时汾酒市场令人担忧,心里憋着一股劲儿,这么好的品牌,而且同行跑的不比汾酒慢,所以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半点闪失。”这一年,“5+2”“白+黑”成为常建伟以及所有汾酒人的工作常态,每天行程安排满满。他始终坚信,“汾老大”是干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干工作必须有个好身体,日常工作、正常的生产和质量管理都不能落。任务领回来,自己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

1.jpg

“汾酒集团2017年度经营目标责任书兑现大会”上,颁发“2017年度经营业绩突出贡献奖”

人心齐,泰山移。在“汾酒集团2017年度经营目标责任书兑现大会”上,汾酒表彰了完成经营目标责任书的优秀单位和个人,对签订经营单位的领导班子奖励总额高达4200万元,常建伟也获得“2017年度经营业绩突出贡献奖”。会上,他眼中一直噙着泪,汾酒人“拼命”的敬业精神深深地触动了他。“我对这份工作就两个字,愿意。一是喜欢,二是对汾酒有替代不了的感情。改革让我们跑出了汾酒加速度,现在好多同行都在研究汾酒,说你们跑那么快干嘛,弄得我们也不能喘口气。人一生中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不容易,新时代赋予新责任,为汾酒做点事很光荣。”

汾酒集团销售公司副总经理王皓雄也是实行组阁聘任后走上新岗位的。汾酒销售公司原领导班子全体“起立”再上岗,他是唯一一名由部长升任副总的领导,分管人事部和综合部。在王皓雄看来,处在人情社会,人事成为改革中一块非常难啃的骨头。组阁聘任本来就是不打招呼,选拔有能力的人,但是组阁聘任后,不是所有人都有位置。

“改革确实不容易,体制机制不放活,改革就不能成功。这一年累并快乐着,累是因为空前巨大的压力,快乐是因为我们赶上了汾酒千载难逢的改革机遇,充分体现了个人价值。”王皓雄乐呵呵地告诉记者。

一线销售:“家人不理解,很委屈”

回顾过去一年的改革,汾酒能取得突破性进展,一线销售人员功不可没,汾酒将他们亲切地称作“上过战场、听过炮声”的功臣。拿北京来说,作为汾酒销售的重点区域,北京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的销售担子很重。奋战在销售一线24年的公司总经理尚孝忠是一名地道的老汾酒人,经历过汾酒的起起落落。他自豪的告诉记者,汾酒确实到了必改的时候,汾酒人也很有大局意识,大家从催着干、逼着干到主动干,压力再大,没有一人要求调离外勤岗位的。2017年他们超额完成销售任务,特别是青花系列在各省区销量排名第一,获得了汾酒集团颁发的最佳团队奖和卓越营销奖,能分享到丰厚的改革红利,还是多年来的第一次。

1.jpg

2018新春前夕,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一行,慰问北京一线营销人员

汾酒亮丽的成绩背后,注定是不为人知的辛勤付出。北京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副经理张伟和郊县部副部长常超敏的辛酸经历是很多一线销售人员的真实写照,由于工作繁忙,竞聘上岗后,不光要完成自己的销售任务,还要管好团队、带好新人。去年一季度90天出差72天;即使家在北京,也是上班早、下班晚,到家孩子已经入睡,周末才能真正见面。个人时间和工作经常分不开,休假时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手机打电话、发信息、处理工作。时间一长,家人难免产生不理解的误解,自己心里很委屈。而由于责任考核的是整个部门,所以发奖金时,部门领导还没下属拿得多。“尽管如此,能参与汾酒改革、贡献力量,心里还是十分欣慰的。”他们说。

汾酒集团董事会秘书长张琰光曾是一名身经百战的销售人员,谈起这场改革,他最大的感受是汾酒人信心的提振,仿佛冲破了重重障碍,初见霞光。“2018年,汾酒提出三年任务两年完、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新目标,这是对汾酒人自信心的考验。闯过这个关口,汾酒将会有极大的提升,引领山西国企改革的潮流,在整个行业里跑出汾酒新速度,回归‘汾老大’地位。”道出这番话,张琰光眼神里透着自信和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