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上海虹桥火车站黑车难查:客流远超设计保障能力

2016-02-22 11:56 消息来源:网易新闻.社会

2月19日晚,交通执法人员在虹桥火车站P10停车场出口查获违规出租车,出租车上的乘客(背包者)配合调查,接受警察笔录。

2月19日晚,交通执法人员在虹桥火车站P10停车场出口查获违规出租车,出租车上的乘客(背包者)配合调查,接受警察笔录。

上海虹桥火车站出租车乱象靠执法力量“根本无法解决”——近日,上海一名业内专家如此表示,并称执法尴尬折射出大城市交通枢纽配套管理不足、违法成本低、法律滞后等多方问题。

2月18日,“虹桥火车站出租车乱象”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东方早报报道后,受到广泛关注。

2月19日21时30分,上海市公安局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公安联勤办公室牵头组织枢纽四个派出所、闵行交警七中队、市交通执法四支队、闵行交通执法大队开展联合执法行动,共同整治枢纽非法客运和黄牛拉客。4小时内,共查处非法营运“黑车”6辆,出租车违规载客14辆。拘留黄牛8人,简易处罚50人。

不过在执法的过程中,执法人员遭遇了不少执法尴尬:“黑车”司机互通交通执法人员分布情况;对违规出租车辆,旅客拒绝作证……

4小时查获违规出租14辆

“由萍乡北等地发往上海虹桥的G4770等4次列车临客,预计最晚一班列车于23时57分到达。预计影响旅客805人次。经与交通委协调,增派适量出租车,以保障疏散旅客。”2月19日下午,市公安局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公安联勤办公室谢警官收到虹桥枢纽应急响应中心ERC发送的预警信息。

春运以来已连续超负荷运作多日的谢警官,看到该消息后随即对此进行工作上的安排,同时,在请示领导后,他与枢纽多家执法部门进行沟通,于当晚开展联合执法行动。

21时30分,市公安局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公安联勤办公室(简称“联勤办”)牵头组织枢纽四个派出所、闵行交警七中队、市交通执法四支队、闵行交通执法大队开展联合执法行动,集中打击整治枢纽非法客运和黄牛拉客行为,这次联合执法一共出动了民警10名,辅警13名,交通执法队员22名。

行动开始后,市交通执法四支队多名执法队员来到P9停车场进行便衣执法。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引起执法队员的注意,该车司机身边围有约6名旅客,正在和司机讨价还价。

执法队员见状后缓缓靠近,试图取证。不料,当执法人员想要拍照取证时却被该车司机察觉,该司机随即终止拉客,迅速上车离开。

至2月20日0时40分,此次行动共查处非法营运“黑车”6辆,出租车违规载客14辆。此外,铁路虹桥派出所还拘留拉客扰序的黄牛3人,简易处罚50人;机场西警务区也简易处罚拉客黄牛5人。

每辆夜宵公交只能载45人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指望执法力量去解决这些问题,很不靠谱。”出现违规车辆的司机互相通信、旅客不配合取证等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是执法的尴尬,但实际上折射的却是配套管理以及法律滞后等方面的问题。

虹桥火车站最初是按照日均保障370对高铁来设定的,而现在平日正常运行约为560对,加上春运临客,最近每天有600对列车,每天就有一百多万的客流量,超负荷运行。

这一百多万的客流中,有部分是到上海转车的,西郊广场下的长途汽车本来能分散部分前往长三角的客流,但最后一班车在21时50分就停运了。

这部分本该分摊出去的客流,积压在火车站内,而周边配套设施不完善,缺少住宿之地,使得这些客流只能往市内找住地或直接打车前往上海周边。

虹桥机场出租站点如果18个通道全部开通的话,1小时能运送3000名左右的旅客,火车站出租站点及时南北同时开放,一小时也才能运送1000人左右。夜宵线30分钟才一班,在春运期间,由于旅客携带东西较多,一辆车最多承载45名旅客。一辆地铁可以装载2000人,一个小时运力能达到一万两千人。但由于涉及到维修保养,最晚一班也到0时15分就结束了。“你说,这么大的一个体量的人流,没处消耗,怎么会没人前来啃上一口?黄牛、黑车的盛行自然在所难免。”

该专家表示,必须通过技术革新,缩短地铁检测时间,延长运行时间的同时,加快夜宵线发车频次、延长周边大巴的运营时间来释放集中人流,另外还需要加大铁路周边的配套设施建设,以解决在上海中转的这部分客流。“在周边住宿配套没跟上前,让部分的宾馆出短驳车,直接来拉客,也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

“应当提高违法成本”

其次,对于打击管理黄牛和黑车来说,现行的法律法规很不健全,违法成本太低,而相对的执法成本太高。

拿黄牛来说,目前对黄牛只能以《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扰乱公共秩序的条款来进行处罚。对一般黄牛的拉客行为,如果其并非对旅客强行纠缠的话,很难定罪。如果没有前科只能警告罚款,警告没有意义,罚款也只在200元以下。而且一旦罚款,这些人会变本加厉,将被罚的钱转嫁到旅客身上。另外,6个月以内被公安机关处以警告罚款而且客人愿意配合取证的,才能进行拘留,拘留时间在10天以下。

公安机关讲究规范执法,讲究程序,从视频监控到岗位警力部署,抓到后还需旅客举证等,要进行拘留至少要工作5个小时。另外公安承担消防、安全、日常秩序运行等工作,人手不足也是其制约。

该专家举例,2001年,当初劳教还没取消时,一些地方为稳定整体社会秩序,对扰序黄牛采取劳教2年的措施,对二三个人进行劳教后的半年内,没有一个黄牛出现。“违法成本太高,自然会倒逼部分人缩手,所以对黑车和黄牛还要制定有针对性的立法。有重点有针对性,增加犯罪成本,管理效果才能体现出来。”

执法现场】

现场一:司机通过微信群“通风报信”

2月19日23时20分,在由萍乡北发往上海虹桥的G4770到达前,澎湃新闻记者返回虹桥火车站P9停车场,以观察最后一班临客到达上海虹桥站前的状况。

在P9BM1层,记者试图拦下一辆出租,但出租车司机连连向记者摆手,空车离开。记者连续扬招几辆出租车,均被拒绝。

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出租车司机宁愿空车,也不肯接眼前的生意呢?

记者随后拨打曾乘坐过的出租车司机的手机,该司机电话中表示,现在不方便来接记者,“我不附近,就是在也不能接你,现在两个车库的出口都有民警,今晚查的严,查到就200元,高架路口都有人把守。”

“你不是不在附近吗?怎么知道有人查啊?”记者表示不解。“我们司机有个微信群,有人在群里说了,都被查到几辆了,今晚肯定不能干了。要不你就等到他们下班,要不你就另外找车吧。”该司机说。

记者随后跑到虹桥火车站南北出租车上客点,两个站点均排满长龙,周边工作人员在引导秩序。记者拉住徘徊在附近的一位“黄牛”问:“到张江走不走?”

“附近有民警、路政在查,要不你等等,我给你打个折。”对方说。

“没看到附近有民警啊,500元,我有急事,家里孩子生病在家,没人照顾。”记者表示。

“他们都是穿便衣的,我们都熟悉,刚才有朋友被抓到,我们刚接到他电话,要不你问问别人吧,我刚被罚过,再被抓到怕吊销执照。”该黄牛还不忘给记者支招,“你问问半年内有没有没犯过事的,最多罚200元,还能赚点。”

记者随后一连找了几位“黄牛”,均被拒,原因都是已经获悉今晚交通执法部门有行动。

现场二:最近一家快捷酒店距车站两公里外

零点刚过,乘坐G4770的客流涌出站台,加上未消化的滞留旅客,使本来人就很多的大厅内更显拥挤。广播则在循环播放,请旅客到地铁乘坐2号线的通知。地铁进站口附近均有工作人员在引导。

来自江西的张先生刚下火车,就询问检票口的工作人员附近是否有宾馆可住。他的目的地并非上海,而是苏州。记者跟随张先生一路上发现,5人在咨询工作人员附近宾馆情况。在1F出口处(西),左右两边的6条扶梯只有3条可用,其余为“瘫痪”状态。携带大包小包的旅客上下楼梯时,有一定拥堵情况发生。张先生手在上扶梯过程中被前面旅客的纸箱划破。

在P10停车场出口处,执法人员也遭遇不少旅客问询附近是否有宾馆,其中不乏一家7口老小的务工人员。

一名执法人员表示,虹桥机场内有一家4星级宾馆,最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在2公里外,而且没有公交。

张先生听后很着急,“明天早上8点有个合同要签,不能一夜不睡吧。”

旁边一名旅客提醒张先生,西郊广场下面有个长途客运站,都是跑长三角区域的大巴,也许还有车到苏州。

张先生正欲前往,被执法人员劝阻。执法人员告诉张先生,考虑到运营安全,近来零点以后载客50人的大巴不给上高速,长途客运最晚一班21点50分就结束了。

张先生随后赶往地铁站,打算乘坐地铁赶往市区住宿时,地铁2号线已经停运。而此时,南北出租车上客点候车旅客已经排到排队区域外面,还迂回折叠两排。

两名黄牛问张先生:“住宿吗?自家开的旅馆,干净便宜,车接车送。”基于安全考虑,他拒绝了黄牛。

现场三:旅客对执法人员不配合

时间越来越晚,张先生只能听从一名“黄牛”的劝说,150元给送到一家有房间的快捷宾馆,不过要再等一人筹齐4人后才出发。“现在有民警在抓,你们离我远点,跟着我别丢了,到路面上,找个没民警的地方再上车。”该“黄牛”提醒。

路上,跟张先生一同出发的一名旅客不停地抱怨:“出租车这么少人这么多,自己解决不掉的问题,还不给滴滴和黑车来接客,简直不顾旅客死活。 ”

张先生等4人跟随“黄牛”一同来到虹桥天地门口,坐上一辆黑色比亚迪F3后离去。

一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所有的叫车软件均不能在机场、码头、火车站使用。

执法人员解释,作为城市公共交通配套,出租车应当给予保护。如果把叫车软件和出租车放在同一平台竞争,对出租车恐存在不公,出租车为了保证疏散客流,也许会排队几个小时,送的旅客也许仅仅是起步价,而这些叫车软件看到近距离后,也许拒绝接单,这样会导致旅客积压,所以出租司机的利益得给予一定保护。

就在此时,P10车库出口处一名出租车违规载客被查,但是旅客以和出租司机是朋友为由,拒绝为警方作证。

一名执法队员感叹:“我们在执法过程中讲究规范,讲究程序,一旦旅客不配合作证,我们就只能放行。”(来源:澎湃新闻记者)